温州绿之洲人造草坪有限公司,人造草坪,人工草坪,幼儿园草坪,足球场人造草坪,仿真草坪,人造草皮,生产厂家,价格,人造草坪厂家

足球场人造草坪 主页 > 足球场人造草坪 >
便宜没好货?争议中生存的人造草皮
发布日期:2021-05-06 18:31   来源:未知   阅读:

  编者按:“人造草皮”这个词汇对我们而言并不陌生,比如说在今年夏天的加拿大女足世界杯上就使用了这种质地的场地,而它也偶尔会出现在一些极端气候国家或地区的联赛、洲际杯赛或是国家队赛事上。那么主流的联赛中也曾使用过人造草皮吗?为什么人造草皮会引起很大的争议?人造草皮的未来在哪里?让我们一起在本文中寻找答案吧。

  “佩里-巴克兰是无辜的。”至少我们后来都知道在1981年圣诞节当天曾有人花了些时间在洛夫特斯路球场涂鸦了这样的文字。这样带有宣言意味的文字被涂鸦在了女王公园巡游者(下面统一简称为QPR)主场的草坪上,在节礼日当天英乙联赛(译注:当时属于英格兰第二级别联赛)QPR与切尔西的伦敦德比战中,人们都看到了这句醒目的标语。

  这块场地便是QPR在当时刚刚铺设的人造草皮,尽管这是个开创性的事件,但却也在当时经常被人嘲笑(译注:“佩里-巴克兰事件”是指当时巴克兰在迪斯科舞厅涉嫌用刀刺死一名兼职保安的大学生,后被关进监狱并声称自己是无辜的,随即引发的一系列请求释放他的社会活动。某些非正式资料显示当时他曾带着自己的未成年朋友闯入舞厅,后被保安阻止,随即酿成惨剧,而他最后被监禁了7年)。

  对于这家位于西伦敦的俱乐部来说,将自己球场原本的草皮挖个精光再换上被人戏称作“塑料制”的人造草皮着实是一项大胆的举动,而实际上隐藏在它背后的动机令QPR的这一决定显得十分合理。在上世纪七十年代末和八十年代初时,QPR主场的草皮生长情况十分不理想,甚至有的时候草皮根本没有生长的势头。实际上,伦敦城的寒冬与酷暑在上世纪七十年代的中后期就开始令洛夫特斯路球场草皮状况不断恶化了。

  在初冬时节,由于气温时而回暖,球场的草皮会渐渐地如沼泽地一般泥泞不堪。而这种泥泞的状态会在第二年的一、二月份随着温度的持续降低而被彻底冻住。随着春天与初夏时节的来到,最终本应满是青草的场地会变成干燥而尘土飞扬的模样,而原本的草皮仅是错落凌乱地一块块散布在球场上。如果你是一个网球迷的话,那么想必每年在温网的温布尔登中央球场进行的决赛你一定会有所印象。没错,当时QPR场地的状况就像是中央球场的草皮经过两周赛事之后的磨损状况一样。

  谈到人造草皮,就不得不提到大名鼎鼎的人造草皮生产商阿斯特罗特夫公司(AstroTurf),他们与职业体育(译注:之所以这么说是因为该公司的首次试验是为罗德岛上的摩西-布朗学校搭建带有人工草皮的室内体育馆)结缘还要追溯到1966年,他们当时在休斯顿参与建造了太空巨蛋球馆(AstroDome)(译注:这座球馆是世界上第一座带有圆顶的多功能体育馆,它曾在1965-99年和1968-97年期间作为MLB休斯顿太空人以及NFL休斯顿油人——即如今的田纳西泰坦的主场,还曾被称为“世界第八大奇迹”)。

  由于太空巨蛋场馆封闭式的设计,因此场馆拥有者在尝试了自然草皮失败之后(得不到足够的光照)选择了人造草皮进行了替代。尽管阿斯特罗特夫的人工草皮在当时并没有得到广泛的认同,但它的性能着实不错,并且维护费用十分低廉。随着太空巨蛋球馆对于人造草皮的成功运用,人工草皮一时间风靡北美的各大体育赛事。不过尽管有人十分喜欢这种新的场地材质,但仍有一部分人对此并不感冒。棒球明星迪克-艾伦就曾在公开场合这样说道:“我可不愿意在马儿都不会吃的地方比赛。”

  大约在十五年之后,人造草皮的影响力终于散播至英国足球。QPR方面曾派出过一支考察团来调研人造草皮在美国的发展情况,而当时他们主场糟糕的场地状况也被诟病为使得球队无法重返英甲联赛的原因之一。此前QPR在1979年遭遇降级,随后在1982-83赛季以冠军身份重返英甲联赛。1980-81赛季QPR在英乙最终名列第八位,距离升级圈有7分的差距。这是英格兰联赛最后一个“两分制”的赛季,而QPR在当赛季与升级的差距也停留在了三个半胜场(译注:值得一提的是,英格兰联赛也是足球史上第一一个推行“三分制”的赛事)。

  不过QPR并没有选择著名的阿斯特罗特夫公司,反而投向了它的竞争对手:欧姆尼特夫公司(OmniTurf)。新的人造草皮在1981-82赛季开始前正式在洛夫特斯路球场铺设完毕。人造草皮被像一块毛毯一样,被铺设在厚厚的混凝土层之上,这不同于传统草皮下方的沙土结构。

  有些讽刺的是,新草皮的铺设并没有为QPR在主场立即带来胜利,他们在当赛季的第一个客场对手卢顿带着2-1的比分凯旋而归,而卢顿方面同时认为人造草皮将会未来发展的趋势。最终在当赛季QPR以两分之差错失了升级机会(译注:位列联赛第五),不过维纳布尔斯和他麾下的弟子们也渐渐地适应了新草皮的特性。

  QPR在1982年还曾闯入到了足总杯的决赛(译注:原文并未提及,QPR在决赛中1-1与热刺打平,在五天后的重赛以0-1告负),在半决赛于中立球场海布里迎战西布朗维奇之前,QPR每轮都有在主场作战的经历(译注:其中第四轮与布莱克浦的较量是因为重赛而移师其主场)。随后的一个赛季,QPR高奏凯歌,以冠军的身份重返英甲赛场(译注:QPR在当赛季拿到了85分,领先第二名狼队多达10分)。而他们重返英甲的首个赛季则继续着不错的势头,最终他们高居联赛积分榜的第五位,并获得了联盟杯的参赛资格。

  不过就在这时,对于QPR的控诉(主场使用不同于其他球队的草皮材质)也与日俱增。与此同时,由于维纳布尔斯在执教QPR不乏亮点,因此他吸引了巴塞罗那方面的注意(译注:维纳布尔斯最终在1984年前往巴萨就任)。QPR在1984-85赛季遭遇困境,他们仅以一分的优势惊险保级;另一方面,由于欧足联认定洛夫特斯路球场的人造草皮并不符合规定,因此QPR不得不在欧战的比赛中借用阿森纳的海布里球场作为自己的“临时主场”。

  QPR的诸多对手以及他们的球迷们都对QPR在洛夫特斯路球场铺设人造草皮的行为表达了自己的不满,比如一名感到不满的阿斯顿维拉球迷就在当时将一块相当大的自然草皮扔到了QPR的球场上籍此表达抗议。

  不过并非是所有人都反对铺设人造草皮。尽管QPR在1984-85赛季的表现十分挣扎,但这并没有阻止前文我们提到的卢顿在赛季结束后的夏天于自己的球场铺上人造草皮的计划。卢顿并没有选择QPR使用的欧姆尼特夫公司的草皮,而是选择了一家来自莱斯特郡叫做 En-tout-cas(译注:其字面意思为“无论如何”、“不管怎样”,而亦有版本将其意译为“雨后速干”)的公司。该人造草皮的质量达到了世界级标准,它的底部分层结构由碎石和沥青组成,而这也十分利于排水;在分层结构上面的则是沙土以及人造草皮。

  比起洛夫特斯路球场的草皮,卢顿主场的草皮对于在球场上摔倒的球员而言对于身体的缓冲做得更好,而它同时在对皮球的反馈上也提供了类似于自然草皮的性能。对于那些铺设了人造草皮的球队来说,他们在真草上踢球的机会与以往相比少了很多。

  尽管卢顿的时任主帅雷-哈福德在上任时(译注:指1987-88赛季开始前)对主场克尼尔沃思路球场的人造草皮赞不绝口,甚至还曾取笑过不具备球自然草皮改造成人造草皮的考文垂主场,不过QPR的时任主帅吉姆-史密斯倒是对自己主场的草皮大吐苦水。他声称在自己主场的人造草皮上踢得是“伪足球”,而他认为球队的一些破门良机因草皮问题而最终没能顺利转化为进球。不过从另一个角度讲,也许这样的人造草皮也帮助QPR和卢顿击败了一些对手。

  在1986年,QPR进入到了联赛杯的决赛,得以重返温布利大球场征战(译注:在决赛0-3负于牛津联);而与此同时卢顿当赛季也成功地在赛季结束时跻身积分榜的前半段。尽管反对的呼声仍然强烈,然而奥德汉姆和普雷斯顿却依旧利用各自城镇的财政补助参与到了人造草皮的“革命”中,这两支球队最终选择了同卢顿相同的人造草皮版本。

  时任奥德汉姆主帅乔-罗伊尔将球队从英乙中游带到了英甲水平,同时还曾带领球队闯入到了联赛杯决赛以及足总杯半决赛,甚至在邦德瑞公园球场的人造草皮上完成了32场不败(译注:指1988-90年间),其中不乏一些豪门球队。不过奥德汉姆方面并不认为人造草皮是令他们成绩提升的主要原因,因为在1990年足总杯半决赛中,他们在缅因路球场的自然草皮下仍旧与曼联大战两场,在场的奥德汉姆球迷高声唱到“我们在真草上踢得一样好”。

  (图)奥德汉姆的人造草皮曾引起了一些争议,图为奥德汉姆的弗兰基-邦恩与里克-霍顿庆祝进球,在这场与利兹联的较量中他们最终也以3-1的比分取胜

  而在更低级别联赛的普雷斯顿,他们在铺设人造草皮的时候状况十分糟糕,他们甚至在英格兰各级联赛的总排名位居第91位(译注:在1985-86赛季位列倒数第二),多亏了当时的国家联赛冠军需要通过与几支垫底的第四级别职业联赛球队一道接受投票,普雷斯顿才免遭降入业余联赛的命运。不过此后他们在接下来的赛季里,也就是球队第一个在人造草皮上的赛季里,他们赢得了升入英丙联赛的机会(译注:位列联赛第二)。

  此后几年间,普雷斯顿一直在英丙联赛徘徊,甚至一度曾进入到最后的升级附加赛,不过在主帅约翰-贝克(译注:被剑桥联解职后于1992年10月上任)的指导下,球队并没能像此前贝克在剑桥联执教时那样仅用两年便升至英甲,反倒是迷失在自己主场的人造草皮上。开局糟糕的他们最终以联赛倒数第四的成绩降入了英丁联赛,而贝克也未能及时地力挽狂澜。

  随后的赛季贝克终于适应了在普雷斯顿的执教,在普雷斯顿最后一个使用人造草皮的赛季里,他们闯入到了升级附加赛的决赛。不过在温布利大球场的决赛中,他们未能赢得升级的机会(译注:输给了马丁-奥尼尔麾下的韦康比流浪者)。而此前他们与托基联的附加赛半决赛首回合的较量也是球队最后一次在联赛使用人造草皮。

  在职业联赛之外,来自业余联赛的海德联一度成绩十分不错(译注:他们曾一度闯入到了1994-95赛季的足总杯半决赛),而他们也不得不在人们的愤怒声中在1995年最后一次使用了本队主场的人造草皮(译注:尽管如此,但他们在铺设自然草皮后的1995-96赛季再次闯入到了足总杯的半决赛)。在苏格兰,斯特林维奇曾一度被允许使用人造草皮(译注:自1987-88赛季开始),球队也曾在那段时期成绩不错,不过他们的对手在杯赛的客场中可以选择不在人造草皮上踢球,因此斯特林维奇也曾多年未在自己的主场踢过杯赛比赛。

  出于多种原因的考虑,英格兰各级别联赛随后不再接受使用人造草皮(译注:在1989年经讨论后决定自1995-96赛季起禁止使用),而曾在使用人造草皮前一度位于第四级别联赛垫底位置的普雷斯顿在重新于迪普戴尔球场铺设上自然草皮的两年后,他们从英乙升至英甲,并在2000-01赛季再次于英格兰第二级别联赛亮相,而这也是他们自1981年以来的首次(译注:值得一提的是,当时球队的主帅是莫耶斯)。尽管在前几年球队曾经历了一段低谷,但从总体上讲普雷斯顿在过去二十年的成绩呈一个上升的态势。

  (图)普雷斯顿的联赛历史成绩走势。不难发现球队从使用人造草皮后成绩有了很大提高,而在重铺自然草皮后他们的表现也并不差

  而同样从人造草皮改回至自然草皮的QPR、卢顿以及奥德汉姆则并没有普雷斯顿那般相对顺利的经历了,他们经历了诸如降级、更衣室矛盾、财政危机等各种状况,卢顿更是一度降入到第五级别的半职业联赛。而围绕在这三支俱乐部有关于使用人造草皮的目的也因此引起过一定程度的质疑声。

  尽管并没有直接的证据表明这三支球队表现挣扎与放弃人造草皮有着直接关联,但至少我们可以说人造草皮的确在很大程度上帮助QPR、卢顿以及奥德汉姆在他们的“黄金岁月”中书写了显赫的队史篇章。从某种角度上来讲,卢顿当年的人造草皮球场帮助他们撑到了1992年才从顶级联赛降级。

  在前文提到的普雷斯顿与托基联的那场升级附加赛半决赛的比赛结束大约十年后,人造草皮又一次开始在足坛活跃。随着3G技术(译注:即第三代人造草皮技术)的涌现,新的人造草皮开始得到欧足联以及国际足联的人认同。在2007年英格兰客场挑战俄罗斯的2008年欧洲杯预选赛上,欧足联就允许俄罗斯方面使用拥有人造草皮的卢日尼基球场,而仅仅两年后欧足联方面亦开始允许在俱乐部赛事中使用人造草皮。

  然而即便是如今,担忧与质疑声依旧不绝于耳。在立陶宛与英格兰的2016年欧洲杯预选赛最后一轮赛前,立陶宛方面动用了消防设施来给他们的主体育场浇水,而据报道称球员和教练们都对此举感到了担忧。前段时间纽卡斯联的克鲁尔在荷兰客场挑战哈萨克斯坦的比赛中不慎十字韧带撕裂,而出事的阿斯塔纳球场铺设的正是人造草皮,这也更加剧了人们对其安全性的担忧。

  关于人造草皮球场的问题似乎又一次回到了原点。人们对于它是否是造成伤病的罪魁祸首要画上一个大大的问号,同时对于造访的客队而言,心理层面上的忌惮也是一个负面因素的影响,而这与三十年前的情况不尽相同。不过人造草皮第二次在足球世界里的舞台上亮相的时间看上去将会更长久一些。

  2015年于加拿大进行的女足世界杯是一届完全在人造草皮上进行的赛事,而这甚至令一些球员向安大略省人权法庭进行申诉,她们认为国际足联和加拿大足协的这一决定存在性别歧视。尽管这一起诉最终被撤销,而整届赛事也被认为十分成功,但赛事的成功关键主要还是要归功于球员们的表现上——人造草皮球场跟“成功”二字毫无关联可言。关于人造草皮的故事,相信争议声将会一直伴随着它。

  早在1972年,维纳布尔斯与作家戈登-威廉姆斯合著了一本名为《他们曾在草地上踢球》的小说,书中预言了自然草皮时代的终结。然而自然草皮也许永远都不会完全从足坛消失,尽管一定会有那么一群人力图研发出自然草皮的完美替代者,但也总是有相应的那么一群人会对于其他材质草皮始终持质疑和担忧的态度。在体育赛事中总有赢家和输家,不过在人造草皮这一领域似乎很难很快地就得出一个确切的结果。

  而关于文章一开始的佩里-巴克兰,直到今天仍无确切的证据表面他确是无辜的。当然了,至于在1981年圣诞节当天于洛夫特斯路球场用醒目的涂鸦以示抗议的行为,估计也没几个人能想得出来。

  编者按:“人造草皮”这个词汇对我们而言并不陌生,比如说在今年夏天的加拿大女足世界杯上就使用了这种质地的场地,而它也偶尔会出现在一些极端气候国家或地区的联赛、洲际杯赛或是国家队赛事上。那么主流的联赛中也曾使用过人造草皮吗?为什么人造草皮会引起很大的争议?人造草皮的未来在哪里?让我们一起在本文中寻找答案吧。

  “佩里-巴克兰是无辜的。”至少我们后来都知道在1981年圣诞节当天曾有人花了些时间在洛夫特斯路球场涂鸦了这样的文字。这样带有宣言意味的文字被涂鸦在了女王公园巡游者(下面统一简称为QPR)主场的草坪上,在节礼日当天英乙联赛(译注:当时属于英格兰第二级别联赛)QPR与切尔西的伦敦德比战中,人们都看到了这句醒目的标语。

  这块场地便是QPR在当时刚刚铺设的人造草皮,尽管这是个开创性的事件,但却也在当时经常被人嘲笑(译注:“佩里-巴克兰事件”是指当时巴克兰在迪斯科舞厅涉嫌用刀刺死一名兼职保安的大学生,后被关进监狱并声称自己是无辜的,随即引发的一系列请求释放他的社会活动。某些非正式资料显示当时他曾带着自己的未成年朋友闯入舞厅,后被保安阻止,随即酿成惨剧,而他最后被监禁了7年)。

  对于这家位于西伦敦的俱乐部来说,将自己球场原本的草皮挖个精光再换上被人戏称作“塑料制”的人造草皮着实是一项大胆的举动,而实际上隐藏在它背后的动机令QPR的这一决定显得十分合理。在上世纪七十年代末和八十年代初时,QPR主场的草皮生长情况十分不理想,甚至有的时候草皮根本没有生长的势头。实际上,伦敦城的寒冬与酷暑在上世纪七十年代的中后期就开始令洛夫特斯路球场草皮状况不断恶化了。

  在初冬时节,由于气温时而回暖,球场的草皮会渐渐地如沼泽地一般泥泞不堪。而这种泥泞的状态会在第二年的一、二月份随着温度的持续降低而被彻底冻住。随着春天与初夏时节的来到,最终本应满是青草的场地会变成干燥而尘土飞扬的模样,而原本的草皮仅是错落凌乱地一块块散布在球场上。如果你是一个网球迷的话,那么想必每年在温网的温布尔登中央球场进行的决赛你一定会有所印象。没错,当时QPR场地的状况就像是中央球场的草皮经过两周赛事之后的磨损状况一样。

  谈到人造草皮,就不得不提到大名鼎鼎的人造草皮生产商阿斯特罗特夫公司(AstroTurf),他们与职业体育(译注:之所以这么说是因为该公司的首次试验是为罗德岛上的摩西-布朗学校搭建带有人工草皮的室内体育馆)结缘还要追溯到1966年,他们当时在休斯顿参与建造了太空巨蛋球馆(AstroDome)(译注:这座球馆是世界上第一座带有圆顶的多功能体育馆,它曾在1965-99年和1968-97年期间作为MLB休斯顿太空人以及NFL休斯顿油人——即如今的田纳西泰坦的主场,还曾被称为“世界第八大奇迹”)。

  由于太空巨蛋场馆封闭式的设计,因此场馆拥有者在尝试了自然草皮失败之后(得不到足够的光照)选择了人造草皮进行了替代。尽管阿斯特罗特夫的人工草皮在当时并没有得到广泛的认同,但它的性能着实不错,并且维护费用十分低廉。随着太空巨蛋球馆对于人造草皮的成功运用,人工草皮一时间风靡北美的各大体育赛事。不过尽管有人十分喜欢这种新的场地材质,但仍有一部分人对此并不感冒。棒球明星迪克-艾伦就曾在公开场合这样说道:“我可不愿意在马儿都不会吃的地方比赛。”

  大约在十五年之后,人造草皮的影响力终于散播至英国足球。QPR方面曾派出过一支考察团来调研人造草皮在美国的发展情况,而当时他们主场糟糕的场地状况也被诟病为使得球队无法重返英甲联赛的原因之一。此前QPR在1979年遭遇降级,随后在1982-83赛季以冠军身份重返英甲联赛。1980-81赛季QPR在英乙最终名列第八位,距离升级圈有7分的差距。这是英格兰联赛最后一个“两分制”的赛季,而QPR在当赛季与升级的差距也停留在了三个半胜场(译注:值得一提的是,英格兰联赛也是足球史上第一一个推行“三分制”的赛事)。

  不过QPR并没有选择著名的阿斯特罗特夫公司,反而投向了它的竞争对手:欧姆尼特夫公司(OmniTurf)。新的人造草皮在1981-82赛季开始前正式在洛夫特斯路球场铺设完毕。人造草皮被像一块毛毯一样,被铺设在厚厚的混凝土层之上,这不同于传统草皮下方的沙土结构。

  有些讽刺的是,新草皮的铺设并没有为QPR在主场立即带来胜利,他们在当赛季的第一个客场对手卢顿带着2-1的比分凯旋而归,而卢顿方面同时认为人造草皮将会未来发展的趋势。最终在当赛季QPR以两分之差错失了升级机会(译注:位列联赛第五),不过维纳布尔斯和他麾下的弟子们也渐渐地适应了新草皮的特性。

  QPR在1982年还曾闯入到了足总杯的决赛(译注:原文并未提及,QPR在决赛中1-1与热刺打平,在五天后的重赛以0-1告负),在半决赛于中立球场海布里迎战西布朗维奇之前,QPR每轮都有在主场作战的经历(译注:其中第四轮与布莱克浦的较量是因为重赛而移师其主场)。随后的一个赛季,QPR高奏凯歌,以冠军的身份重返英甲赛场(译注:QPR在当赛季拿到了85分,领先第二名狼队多达10分)。而他们重返英甲的首个赛季则继续着不错的势头,最终他们高居联赛积分榜的第五位,并获得了联盟杯的参赛资格。

  不过就在这时,对于QPR的控诉(主场使用不同于其他球队的草皮材质)也与日俱增。与此同时,由于维纳布尔斯在执教QPR不乏亮点,因此他吸引了巴塞罗那方面的注意(译注:维纳布尔斯最终在1984年前往巴萨就任)。QPR在1984-85赛季遭遇困境,他们仅以一分的优势惊险保级;另一方面,由于欧足联认定洛夫特斯路球场的人造草皮并不符合规定,因此QPR不得不在欧战的比赛中借用阿森纳的海布里球场作为自己的“临时主场”。

  QPR的诸多对手以及他们的球迷们都对QPR在洛夫特斯路球场铺设人造草皮的行为表达了自己的不满,比如一名感到不满的阿斯顿维拉球迷就在当时将一块相当大的自然草皮扔到了QPR的球场上籍此表达抗议。

  不过并非是所有人都反对铺设人造草皮。尽管QPR在1984-85赛季的表现十分挣扎,但这并没有阻止前文我们提到的卢顿在赛季结束后的夏天于自己的球场铺上人造草皮的计划。卢顿并没有选择QPR使用的欧姆尼特夫公司的草皮,而是选择了一家来自莱斯特郡叫做 En-tout-cas(译注:其字面意思为“无论如何”、“不管怎样”,而亦有版本将其意译为“雨后速干”)的公司。该人造草皮的质量达到了世界级标准,它的底部分层结构由碎石和沥青组成,而这也十分利于排水;在分层结构上面的则是沙土以及人造草皮。

  比起洛夫特斯路球场的草皮,卢顿主场的草皮对于在球场上摔倒的球员而言对于身体的缓冲做得更好,而它同时在对皮球的反馈上也提供了类似于自然草皮的性能。对于那些铺设了人造草皮的球队来说,他们在真草上踢球的机会与以往相比少了很多。

  尽管卢顿的时任主帅雷-哈福德在上任时(译注:指1987-88赛季开始前)对主场克尼尔沃思路球场的人造草皮赞不绝口,甚至还曾取笑过不具备球自然草皮改造成人造草皮的考文垂主场,不过QPR的时任主帅吉姆-史密斯倒是对自己主场的草皮大吐苦水。他声称在自己主场的人造草皮上踢得是“伪足球”,而他认为球队的一些破门良机因草皮问题而最终没能顺利转化为进球。不过从另一个角度讲,也许这样的人造草皮也帮助QPR和卢顿击败了一些对手。

  在1986年,QPR进入到了联赛杯的决赛,得以重返温布利大球场征战(译注:在决赛0-3负于牛津联);而与此同时卢顿当赛季也成功地在赛季结束时跻身积分榜的前半段。尽管反对的呼声仍然强烈,然而奥德汉姆和普雷斯顿却依旧利用各自城镇的财政补助参与到了人造草皮的“革命”中,这两支球队最终选择了同卢顿相同的人造草皮版本。

  时任奥德汉姆主帅乔-罗伊尔将球队从英乙中游带到了英甲水平,同时还曾带领球队闯入到了联赛杯决赛以及足总杯半决赛,甚至在邦德瑞公园球场的人造草皮上完成了32场不败(译注:指1988-90年间),其中不乏一些豪门球队。不过奥德汉姆方面并不认为人造草皮是令他们成绩提升的主要原因,因为在1990年足总杯半决赛中,他们在缅因路球场的自然草皮下仍旧与曼联大战两场,在场的奥德汉姆球迷高声唱到“我们在真草上踢得一样好”。

  (图)奥德汉姆的人造草皮曾引起了一些争议,图为奥德汉姆的弗兰基-邦恩与里克-霍顿庆祝进球,在这场与利兹联的较量中他们最终也以3-1的比分取胜

  而在更低级别联赛的普雷斯顿,他们在铺设人造草皮的时候状况十分糟糕,他们甚至在英格兰各级联赛的总排名位居第91位(译注:在1985-86赛季位列倒数第二),多亏了当时的国家联赛冠军需要通过与几支垫底的第四级别职业联赛球队一道接受投票,普雷斯顿才免遭降入业余联赛的命运。不过此后他们在接下来的赛季里,也就是球队第一个在人造草皮上的赛季里,他们赢得了升入英丙联赛的机会(译注:位列联赛第二)。

  此后几年间,普雷斯顿一直在英丙联赛徘徊,甚至一度曾进入到最后的升级附加赛,不过在主帅约翰-贝克(译注:被剑桥联解职后于1992年10月上任)的指导下,球队并没能像此前贝克在剑桥联执教时那样仅用两年便升至英甲,反倒是迷失在自己主场的人造草皮上。开局糟糕的他们最终以联赛倒数第四的成绩降入了英丁联赛,而贝克也未能及时地力挽狂澜。

  随后的赛季贝克终于适应了在普雷斯顿的执教,在普雷斯顿最后一个使用人造草皮的赛季里,他们闯入到了升级附加赛的决赛。不过在温布利大球场的决赛中,他们未能赢得升级的机会(译注:输给了马丁-奥尼尔麾下的韦康比流浪者)。而此前他们与托基联的附加赛半决赛首回合的较量也是球队最后一次在联赛使用人造草皮。

  在职业联赛之外,来自业余联赛的海德联一度成绩十分不错(译注:他们曾一度闯入到了1994-95赛季的足总杯半决赛),而他们也不得不在人们的愤怒声中在1995年最后一次使用了本队主场的人造草皮(译注:尽管如此,但他们在铺设自然草皮后的1995-96赛季再次闯入到了足总杯的半决赛)。在苏格兰,斯特林维奇曾一度被允许使用人造草皮(译注:自1987-88赛季开始),球队也曾在那段时期成绩不错,不过他们的对手在杯赛的客场中可以选择不在人造草皮上踢球,因此斯特林维奇也曾多年未在自己的主场踢过杯赛比赛。

  出于多种原因的考虑,英格兰各级别联赛随后不再接受使用人造草皮(译注:在1989年经讨论后决定自1995-96赛季起禁止使用),而曾在使用人造草皮前一度位于第四级别联赛垫底位置的普雷斯顿在重新于迪普戴尔球场铺设上自然草皮的两年后,他们从英乙升至英甲,并在2000-01赛季再次于英格兰第二级别联赛亮相,而这也是他们自1981年以来的首次(译注:值得一提的是,当时球队的主帅是莫耶斯)。尽管在前几年球队曾经历了一段低谷,但从总体上讲普雷斯顿在过去二十年的成绩呈一个上升的态势。

  (图)普雷斯顿的联赛历史成绩走势。不难发现球队从使用人造草皮后成绩有了很大提高,而在重铺自然草皮后他们的表现也并不差

  而同样从人造草皮改回至自然草皮的QPR、卢顿以及奥德汉姆则并没有普雷斯顿那般相对顺利的经历了,他们经历了诸如降级、更衣室矛盾、财政危机等各种状况,卢顿更是一度降入到第五级别的半职业联赛。而围绕在这三支俱乐部有关于使用人造草皮的目的也因此引起过一定程度的质疑声。

  尽管并没有直接的证据表明这三支球队表现挣扎与放弃人造草皮有着直接关联,但至少我们可以说人造草皮的确在很大程度上帮助QPR、卢顿以及奥德汉姆在他们的“黄金岁月”中书写了显赫的队史篇章。从某种角度上来讲,卢顿当年的人造草皮球场帮助他们撑到了1992年才从顶级联赛降级。

  在前文提到的普雷斯顿与托基联的那场升级附加赛半决赛的比赛结束大约十年后,人造草皮又一次开始在足坛活跃。随着3G技术(译注:即第三代人造草皮技术)的涌现,新的人造草皮开始得到欧足联以及国际足联的人认同。在2007年英格兰客场挑战俄罗斯的2008年欧洲杯预选赛上,欧足联就允许俄罗斯方面使用拥有人造草皮的卢日尼基球场,而仅仅两年后欧足联方面亦开始允许在俱乐部赛事中使用人造草皮。

  然而即便是如今,担忧与质疑声依旧不绝于耳。在立陶宛与英格兰的2016年欧洲杯预选赛最后一轮赛前,立陶宛方面动用了消防设施来给他们的主体育场浇水,而据报道称球员和教练们都对此举感到了担忧。前段时间纽卡斯联的克鲁尔在荷兰客场挑战哈萨克斯坦的比赛中不慎十字韧带撕裂,而出事的阿斯塔纳球场铺设的正是人造草皮,这也更加剧了人们对其安全性的担忧。

  关于人造草皮球场的问题似乎又一次回到了原点。人们对于它是否是造成伤病的罪魁祸首要画上一个大大的问号,同时对于造访的客队而言,心理层面上的忌惮也是一个负面因素的影响,而这与三十年前的情况不尽相同。不过人造草皮第二次在足球世界里的舞台上亮相的时间看上去将会更长久一些。

  2015年于加拿大进行的女足世界杯是一届完全在人造草皮上进行的赛事,而这甚至令一些球员向安大略省人权法庭进行申诉,她们认为国际足联和加拿大足协的这一决定存在性别歧视。尽管这一起诉最终被撤销,而整届赛事也被认为十分成功,但赛事的成功关键主要还是要归功于球员们的表现上——人造草皮球场跟“成功”二字毫无关联可言。关于人造草皮的故事,相信争议声将会一直伴随着它。

  早在1972年,维纳布尔斯与作家戈登-威廉姆斯合著了一本名为《他们曾在草地上踢球》的小说,书中预言了自然草皮时代的终结。然而自然草皮也许永远都不会完全从足坛消失,尽管一定会有那么一群人力图研发出自然草皮的完美替代者,但也总是有相应的那么一群人会对于其他材质草皮始终持质疑和担忧的态度。在体育赛事中总有赢家和输家,不过在人造草皮这一领域似乎很难很快地就得出一个确切的结果。

  而关于文章一开始的佩里-巴克兰,直到今天仍无确切的证据表面他确是无辜的。当然了,至于在1981年圣诞节当天于洛夫特斯路球场用醒目的涂鸦以示抗议的行为,估计也没几个人能想得出来。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绿之洲草坪生产厂家(www.hlj8r.cn)是专业生产人造草坪,人工草坪,仿真草坪,幼儿园草坪,足球场人造草坪,人造环保草坪的专业草坪厂家。公司本着“诚信为本,创新为魂”的经营理念,吸收新创意,严把质量关,致力于为客户提供从设计到生产安装的整体解决方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