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州绿之洲人造草坪有限公司,人造草坪,人工草坪,幼儿园草坪,足球场人造草坪,仿真草坪,人造草皮,生产厂家,价格,人造草坪厂家

足球场人造草坪 主页 > 足球场人造草坪 >
最高法一名审判长与律师勾结 敛财数百万获刑6年 王洪
发布日期:2021-05-20 21:32   来源:未知   阅读:

  原标题:观海解局:最高法一审判长与律师勾结,敛财数百万

  被抓2年后,最高法原民事审判第一庭审判长王洪光,于3月23日被北京高院驳回上诉,坚持原判??因犯受贿罪获刑6年、罚金30万。

  看法新闻记者留心到,此人的受贿事实共有6起,其中与律师孙某合伙作案3起,可得贿赂款共计240.4万元。只不过切实际支取100万元,其余赃款被认定为受贿未遂。

王洪光 材料图  本文图片均来自“观海解局”微信民众号

  借审案6次收钱,律师成存钱罐

  公开的终审裁定书显示,王洪光1962年11月出生于山东诸城,案发前系最高法民一庭审判长。2016年7月,因涉嫌犯受贿罪被逮捕。2017年12月22日,该案在北京东城法院作出一审裁决。裁决后,王洪光不服,提出上诉。

  看法消息记者梳理发现,王洪光的总涉案金额为306.4万元,其中既遂为166万,未遂为140.4万。犯法事实共有6起,时间横跨2005年至2012年,其中与律师孙某合伙作案3起。

  2005年间,在任最高法民二庭审判员时,王洪光接受请托,介绍孙某担当山东省某城市信用配合社联合社在最高法进行二审案件的代理律师,并为孙某一方供应帮助。基于此,王洪光收受孙某4.4万元。

  如法炮制,第二年,他又先容孙某担任某公司在最高法进行二审案件的代理律师,并为孙某署理一方提供帮助。二人商定按比例调配代办费,相关款项暂由孙某保存控制。北京高院指出,在该起事实中,王洪光的总涉案金额为226万元。

  到了2012年,即当王洪光任最高法立案二庭审判长时,再次接受孙某请托,为山东某公司在最高法申请再审的案件提供帮助,欲收受10万元;该款暂由孙某保留操纵。

  由此可见,在上述3起纳贿犯罪中,王洪光可得贿赂款共计240.4万元。

  至于另外3起事实,2009至2012年间,利用担任最高人民法院破案二庭审判长的职务便利,接受别人请托,为山东省某乡村合作银行在最高公民法院进行再审的案件提供援助,收受副行长陈某给予的人民币1万元。

  2007年间,应用担负最高人民法院破案庭审讯长的职务方便,接收于某的请托,为于某同学代理的在最高国民法院申请再审的案件供给辅助,收受于某给予的人民币20万元。该款案发前已退还于某。

  2012年间,利用担任最高人民法院立案二庭审判长的职权跟便利条件,接受贵州某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董事长包某的请托,为该公司在最高人民法院进行再审的案件提供赞助,收受包某给予的人民币45万元。

  除了敛财,他还接受吃请及娱乐活动

  须要提醒的是,诚然王洪光的总受贿金额为306.4万,但其中既遂为166万,即另外3起事实的66万,再加其从孙某处实际支出的100万。

  北京高院指出,最初二人均未提供实际支取现金的准确数额:王洪光称在100万元以内,孙某则指出有100余万元,一审法院据此认定为100万元。

  此外,本案中浮现了“行贿未遂”的情节,此前并不久见。法院认为,既然王洪光从孙某处可得240.4万元,且需要用钱时即可支取,证明他对尚未支取的140.4万元存在一定的部署权。这部分可认定为未遂,可依法予以减轻处罚。

  还有一点值得留神的是,在王洪光与孙某合谋做下的第二起犯罪之中,二人曾约定,从王洪光分得钱款中支出100万元给奚某,但孙某实际给予了奚某40万元,另外60万元仍归属于王洪光。

奚晓明 资料图

  上述提到的“奚某”是否为最高法原副院长奚晓明,裁定书并未给出确切答案。2017年2月,曾任民二庭庭长的奚晓明因行贿1.14亿余元,一审获无期徒刑。

  实际上,早在2017年10月,驻最高法纪检组就在《中国纪检监察报》暴露,2016年以来,最高法先后对2名重大违纪的干警进行了严肃查处,其中之一正是王洪光。他被指瞒哄个人有关事项,接受案件请托人的吃请及安排的娱乐运动,收受律师所送财物500余万元,后遭开革其党籍跟公职,移送司法机关处理。

       来源:“观海解局”微信公众号

任务编辑:张义凌

绿之洲草坪生产厂家(www.hlj8r.cn)是专业生产人造草坪,人工草坪,仿真草坪,幼儿园草坪,足球场人造草坪,人造环保草坪的专业草坪厂家。公司本着“诚信为本,创新为魂”的经营理念,吸收新创意,严把质量关,致力于为客户提供从设计到生产安装的整体解决方案。